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剩下460天,民主党第二场辩论大会于当地7月31日晚间落幕。与前一场相比,此次辩论会并无增添辩论深度,除了拜登(Joe Biden)尴尬地背错稿与父权主义式地对哈里斯(Kamala Harris)说话引发讨论外,主持人严格的时间管控遭受批评,候选人们含糊的应对则使选民摸不着头绪。然而充满争议性的众议院议员图茜.加伯德(Tulsi Gabbard)意外成了网路上讨论的焦点,究竟这位亚裔参选人如何成为建制派(The Establishment)以及主流媒体头痛的人物呢?

图茜.加伯德,反战的军人

加伯德年仅38岁,为第二年轻参选人,仅次于37岁的南湾市长皮特.布塔加智(Pete Buttigieg),与年纪最大的参选人迈克.格拉韦尔(Mike Gravel)年龄则相差整整半世纪之多。目前代表夏威夷为美国众议院议员,父母来自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生下图茜后不久,举家搬迁至夏威夷。

加伯德首次获得全国选民关注,是在2016年主动放弃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副主席一职,并公开支持当时寻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当时一则助选短片中,加伯德表示桑德斯了解战争所带来巨大的成本,因而反对伊拉克战争;她相信桑德斯将把美国政府长期浪费在政权颠覆战争(Regime Change War)上兆的花费,转而投资在社区、健保、教育以及环境等民主党应该在乎的领域上。

2020美国大选极具争议的候选人(上):加伯德为何威胁到民主
加伯德与2016年寻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

三年后的今天,加伯德看见总统唐纳.川普(Donald Trump)违背竞选诺言,并未减少美国的干涉主义式(Interventionist)军事活动,从支持以色列纳坦尼雅胡(Netanyahu)政权对巴勒斯坦人的迫害、大量销售军武至沙乌地阿拉伯供其在叶门展开种族屠杀的行动、片面退出伊朗核协定(Iran nuclear deal),到透过经济制裁直接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等等。在桑德斯表态前,她决定亲自出来参选,并主打反战议题。

「身为夏威夷陆军国民卫队(Army National Guard)的一员,且曾身在伊拉克战争的前线,我了解战争带来巨大的成本,无论是对美国国民而言,抑或对于他国人民来说,都是一种长期的煎熬……。是时候我们所有人站起来反抗贪婪的军工複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以及喜好永久战争、自私的政治人物。」在一群夏威夷支持者的见证下,图茜.加伯德的总统竞选之旅伴随着夏威夷温煦的风静悄悄地展开。

造成全美都在Google加伯德的那一刻

在六月举行的第一场辩论中,前加州总检察长、现任参议院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靠着个人故事的叙述以及尖锐的质问前副总统拜登有关他曾反对学童混合就读接送计画(desegregation busing),博得群众一片好感,并取得8.7个百分点的支持度成长。

然而此次辩论会中,加伯德毫不留情地揭露哈里斯在担任加州总检察长(Attorney General)时的种种恶行。「她以违法使用大麻为由让1,500人身陷囹圄,而被问到自己是否使用过大麻,则嘻笑以对,」加伯德紧接着说「她违法将囚犯留在监狱里,即使他们已经服满刑期,只为了要压榨他们成便宜的劳工。」最后,在一阵骚动夹杂着欢呼声中,加伯德冷静地说:「无辜的人成为死囚,只因为妳不愿意公开能洗脱他们罪名的证据,直到法院下令妳公开。」

第二场辩论后,全美国都在搜寻「图茜.加伯德」这个名字,儘管主流媒体一再冷落这位来自夏威夷的众议员,加伯德的网路声量仍在辩论会后无人能及。根据主流媒体民调统计,加伯德的支持度目前只落在1.3%,属于倒数位置;并且只获得10.6分钟的辩论时间配给,远远不足拜登的21.2分钟以及哈里斯的17.7分钟(注:平均时间为12.4分钟)。

建制派口中的「叛徒」以及主流媒体的眼中钉

所以究竟为什幺声量仅限于夏威夷,及美国社群网站上的加伯德能为建制派以及主流媒体带来威胁呢?

支持加伯德声音主要源自于一些独立且小众的YouTube频道、推特(Twitter)用户,这些人大多在三年前是支持桑德斯(有一些仍支持着),因为感念加伯德在三年前义气相挺,力抗以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为首的民主党建制派,同时认同加伯德所秉持的理念,决定力挺。这同时展现了加伯德与桑德斯的支持者其实重叠性较高,而这些YouTuber、Podcasting主持人、推特用户,对于民主党过去三、四十年选择的「新自由主义」路线积怨已久,渴望一位不被大财团、军工複合体收买,且愿意停止滥用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真正走出同温层与意见相左的共和党支持者对话的政治人物。

然而,对于建制派支持者而言,桑德斯和加伯德是背叛民主党的叛徒,他们与他们的支持者是造成川普掌权的主要原因。2016年的低投票率(55.5%)很大部分归咎于这些桑德斯选民不愿意出来支持希拉蕊,而加伯德甚至为了桑德斯辞掉权高位重的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一职,象徵一种不团结的表现。

对于主流媒体(Mainstream Media,或MSM)而言,桑德斯以及加伯德代表着「川普式的不确定性」,以及极端左派的影子。更大层面的来看,桑德斯及加伯德象徵着反建制派的势力,威胁到了统治阶层(ruling class),以及主流媒体所赖以为生的既有秩序(status quo)。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荣誉退休教授诺姆.杭士基(Noam Chomsky)在与贺曼(Edward Herman)合着的《製造共识》(Manufacturing Consent)一书中表示,主流媒体并非代表主流意见或多数人看法,相反地,他们的编辑部门通常被一个大财团的特殊利益(special interests)所把持住,透过不断的自我审查,才能将早已失真的资讯传达出去;他们的利益通常与政府、精英阶级和大财团相符,杭士基的理论指出,与其民主式地彰显多数观众的意见,这些观众其实已成为主流媒体「政治宣传」(propaganda)的产物,为了维持收入的稳定性,这些「产物」被主流媒体卖给自己的广告商,这是以营利为导向的主流媒体运作模式。

在辩论过程中,就有一个鲜明的例子。辩论会主持人杰克.塔柏尔(Jake Tapper)提出一个问题,并要求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回答:「在全民医疗保险(Medicare For All)这个议题上,妳是否同意伯尼要针对美国中产阶级公民进行增税?」桑德斯接着说:「杰克,你提出的问题是共和党人士所爱採用的措辞。」在观众欢呼声下,桑德斯接着说:「顺带一提,〔以营利为导向的〕美国健保产业(Health Care Industry)将在今晚的辩论节目上进行广告宣传。」塔柏尔马上打断他的回答,并说:「参议员,你的时间到了。」

当天晚上,果如桑德斯所说,一群由健保公司、製药公司、及医院所组成的说客联盟播放了一则广告,广告内容尝试说服电视机前的观众:「当政客们提到全民医疗保险,他们没讲到的是,课更多的税,收更高的保费,不要让政府掌控我们的健保计画。」这个例子完美展现主流媒体(在这个例子中,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以营利为导向的大财团利益相符,不让反建制派的候选人有完整的答覆时间。

儘管名气不如桑德斯,加伯德也受到不少主流媒体的抹黑。由多代女性所组成的《观点》(The View)脱口秀节目中,讲者讨论当天的「热门话题」,如社会政治和娱乐新闻,并由美国广播公司(ABC)播出。在31日的辩论会结束后,该节目名嘴认为哈里斯受到加伯德不合理的质疑,一切都是因为加伯德尝试「翻转自己低人气的民调数字」。

事实上,《观点》也曾在今年二月邀请加伯德上节目接受访问,然而梅根.马侃(Meghan McCain),已逝的美国前参议员约翰.马侃(John McCain)之女,质疑加伯德:「当我听到图茜.加伯德这个名字,我想到一个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支持者。我想到一个返回美国散布叙利亚政治宣传的人。…… 当妳说颠覆政权战争劳民伤财,但用化武攻击儿童却没关係?我无法理解一个想成为美国总统却缺乏人道关怀的人。」

在辩论会上,哈里斯再度指控加伯德为一位阿萨德支持者,且会后,CNN主持人访问加伯德时再度问道:「阿萨德是一位谋杀者吗?」「妳认为他是什幺样的人?」加伯德回答:「我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来看,曾每天看见战争所带来惨重的人类成本。我绝对不会为了想阻止我国政府发动颠覆他国政权的战争而道歉,这些战争夺走了我军中兄弟姊妹的性命。」

延伸阅读2020美国大选极具争议的候选人(下):当很不民主党的加伯德遇上建制派的秘密武器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