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蓝绿对决经济及两岸议题是关键
高雄市长韩国瑜初选轻骑过关,完胜其他蓝营候选人,将代表国民党与民进党的蔡英文竞逐2020总统。然而,在蓝绿对决下,经济及两岸议题无疑将成为胜选的关键。韩国瑜强力主张「庶民经济」,「台湾安全,人民有钱」;认为政府应该要大力推动庶民经济的希望工程,如成立庶民经济基金,大力扶植中小企业,缩小南北差距,帮助中南部、农渔民、妇女、中低收入户。蔡英文则强调,对内要公平分配,要把经济果实分享给劳工;同时要逐步提高基本工资,加快供应链与产业的升级,并强化内需工程力道;对外则加强新南向政策,降低对中国大陆的依赖。终究,何人主张能解经济倒悬,获得广大人民认同,最后赢得胜选?

台湾经济问题不一而足亟待解决
古代圣贤,诸如孔孟,早有明示,政府施政当「急民所需、解民所苦」,以民生经济为依归,建构富足康乐的国家为最终目标。遗憾的是,台湾经济成长由早年的经济奇蹟坠落深渊,令人不胜嘘唏。美国着名经济学家泰勒.科文最近应邀访台,他却惊奇地发现,台北变化不多;建筑、小巷、满街都是摩托车的现况与他30年前来台所见并无太大差距;换言之,若与其他国家城市比较,他认为首都台北30年来并无显着进步,甚至原地踏步。今日,台湾面临低成长、低利率、低薪、少子化、人口老化、贫富差距等困境沉痾已久;经济陷入停滞与浑沌不安,亟待解决。

贫富差距仍大公平分配主张无效?
蔡英文主张公平分配乃源于,台湾实质GDP持续成长,但实质薪资却停滞,係因为大部分利润被老闆拿走,而受僱劳工享受不到经济成长的果实,造成低薪及贫富差距。若对照目前国内现况,似乎有其道理。随着全球化专业分工及知识经济发展,主要国家所得差距皆呈扩大;依财政部公布2017年综所税统计报告,将家庭可支配所得由小至大排列,并按户数分成5等分,最高20%家庭每户可支配所得为205.3万元,而最低20%家庭为33.8万元,高低所得差距6.07倍,仅较2016年的6.08倍下降0.01;此外,以2017年度有应纳税额申报户分析;其中,有273.93万户係按最低税率5%课税,应纳税额281.63亿元,平均每户缴税1.03万元,有效税率1.39%;而适用40%以上税率的高所得者共有4.56万户,应纳税额1,595.36亿元,占全部应纳税额48.35%,平均每户缴税349.84万元,有效税率27.79%。长期以来,除了贫富差距问题无显着改善外,台湾的城乡发展一直是重北轻南,资源配置不当,以致头重脚轻、失衡严重,甚至有些县市已陷入又老又穷的困境。家户年所得、平均月薪资、房价所得比南北差距大未解;是否也意谓蔡政府上任至今,其主张的公平分配并无实际成效?若然,又有何最适的政策?

青年失业及低薪问题依旧难解
根据主计总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台湾仍有超过3成,逾300万受雇者月收入不到3万元;虽然,主计总处所发布的2018年全年平均失业率仅为3.7%,但若由年龄区分观察,全年平均20至24岁的失业率依然高达12%,远较2008年金融海啸时的青年失业率11.9%为高;另由青年失业率和整体失业率的比值观察,10年来亦由2.9倍扩大至3.2倍。尤有进者,2017年赴海外工作者高达73.6万人;其中,未满30岁的年轻人有14万7千人,占20%。由以上数据显示,蔡政府虽宣称执政后,台湾失业率创下18年来新低,但青年失业率却居高不下,青年人才出走日趋严重;且部分时间、临时性或人力派遣工作等非典型就业者仍持续增加,目前已冲破80万人大关,10年来增加超过10万人。足见,在整体失业率转好的情况下,青年失业及低薪问题仍然未解。

「庶民经济」反映「寄生上流」现象?
韩国瑜自参选高雄市长以来,即不断强调「人民发大财」的庶民经济诉求,并获得广大基层民众的支持;其实就是充分反映多数选民对台湾经济现况的不满。最近,一部刚荣获坎城影展最大奖「金棕榈奖」,极具票房实力的热门韩国电影《寄生上流》,以黑色幽默拍摄出现实社会的贫富差距与底层人物的真实生活,着实有着对人性贪婪丑恶及社会阶级的嘲讽,引发广大观众的共鸣。韩国瑜主张的庶民经济现象就是反映出社会阶级生活的差距;但在总选大选中,能如电影《寄生上流》,获得台湾广大民众认同与支持?

两岸政经主张南辕北辙,端视选民认同度
自台湾开放民选总统以降,即离不开两岸议题,更是决定胜选与否的关键。不可否认,两岸一衣带水;以致于在政治上,两岸问题盘根错节;在经济上,两岸依存难分难捨。长期以来,蓝营在两岸核心主张方面,一向强调「九二共识」、「一中各表」,韩国瑜个人「反对一国两制」;绿营则不承认「九二共识」,「反中、反对一国两制」,部分人士极力主张台独。另就两岸经济议题,蓝营主张两岸经贸共同合作,如马政府时期的ECFA,签署服贸协议、货贸协议、两岸租税协议及投资保障协定,甚至是打造「两岸共同市场」,合作共创双赢;但绿营主张降低对中国大陆的依存度,扩大新南向市场,加强对美日经济合作。平情而论,蓝绿各有死忠的支持者,终究何者能获得广大台湾人民的认同,中间及经济选民便成为关键。

庶民经济宜与AI发展,公平分配并重
持平而论,要改善目前台湾当前的经济困境,提高薪资水準,关键并不在于GDP如何分配,逐年提高基本工资;首要之务应是思考如何把GDP的饼做大,尤其是加速产业转型,发展附加价值高的产业,摆脱低价竞争的循环。唯有将饼做大的加法思维,再谈分配才有意义。蔡英文认为:「台湾由于经济结构困境,致令经济果实未能公平分配,成为年轻人不能承受之重」;如今非但未能把饼做大,却一直用洒钱方式试图解决困境;结果,不但未有效解决问题,还引发反商、反中情节,致令民粹主义高涨,最后经济深陷低成长。而韩国瑜的庶民经济或许可有效提高底层庶民的所得,但想把国家经济大饼做大,恐是不易。尤其,他最近重提台湾早期鼓励「家庭即工厂」思维,在今日新经济下,应是行不通。君不见,中国大陆近几年吹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浪潮,鼓励年轻人投入创业;各地青年创业基地、孵化器与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搭配政府提供的各项基金及出台政策扶植与利用市场支持,鼓励年轻人投入创业行列。这种透过社会集体动员的方式以创业来拉动就业、减低失业的模式,已获得显着的成果,更吸引相当多的台湾青年前往创业。

笔者以为,韩国瑜的「庶民经济」结合郭台铭的「AI科技智慧岛」,透过AI的多元层面的应用与连结,应用于生产製造,金融,农业、交通、医疗与生活各层面,应能鼓动创业风潮,开创市场新的商机,将经济大饼做大;最后,再结合蔡英文的公平分配主张,或可克竟全功,有效解决台湾困境。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